陈楚生的那首《有没有人告诉你》中有这样一句“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我听见有人在欢呼有人在哭泣。”
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为自己的人生奔波,你过得好还是坏,你是在哭还是笑,没有人在意。也许我们也早就听惯了“一切还不算太糟糕”心灵鸡汤,虽然还未麻木,却也不见得有多么动容。所以这样的环境,让我们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有一点市侩,有一点点孤独。
只是……我们都还在拼命活着,一如,《我不是药神》中的程勇。

窘迫”二字用在他身上也许还不算恰当,因为他的境遇远不止窘迫。
电影一开始就是从程勇尴尬的生活开始的。人到中年,肥头大耳,经营一家性药品店,却交不起租金;有家人,却一个是病重的老父亲,每天需要他支付医药费,一个是即将被前妻夺取抚养权并准备送出国的儿子。这样的程勇有一点点蛮横,有一点点痞气,有一点点粗俗,有一点点狡猾,却…..也有,一点点责任与爱。
是的,责任与爱,许多人或许觉得电影采用了惯用的“先抑后扬”的手法,所以许多人觉得电影开始的程勇是让人十分瞧不上眼的,甚至应该是一无是处,但是当故事进行到慢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来找程勇走私治疗白血病的药物,而程勇以一句“走私是犯法的,我不干”来拒绝他时,我就发现,其实程勇后来的大转变确实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犯法”或许是程勇胆小懦弱的借口,但我相信这绝对不会是全部的原因,更多的应该是程勇在那一刻想到了病重的父亲以及可爱的孩子,他明白,自己不可以以自己来做抵押,因为他的肩头还有爱与责任。也正是因为这样,程勇即使自己交不起房租被房东围追堵截,可他依然会按月去缴纳父亲的照管费,依然会掏出口袋中仅有的二百来块钱给儿子买运动鞋。
这样的程勇,本就善良。 
然而事实上,《我不是药神》中的几位主要角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都有自己的苦不堪言。
为了救患病女儿在夜店跳舞的思慧:  背井离乡的黄毛:  谁又容易?
生活让我描眉画眼 人生在世,不如意,十有八九。
程勇父亲突然倒地,生命垂危,前妻找来律师将程勇告上法庭要求拿回抚养权,房东直接把店门上锁……
麻烦,接踵而至。 于是,“不得已”三个字,这样生动。 钱就是命。
联系吕受益,去印度,拿药,走私,赚差价,取得代理权,组成团体……之后的程勇,“为了赚钱”,这一路走得或许真的让他自己都觉得在梦里。他终于可以用钱为朋友出气,用钱让别人跳脱衣舞。
只是,这个时候的他或许才是真的害怕了。批发价500,出售价5000,他获得暴利,而白血病患者也因为这样有了比正版药便宜许多倍,而疗效相差无几的药物而得以找到活下去的希望。虽然这是双赢,但是程勇明白,一旦出事,他将一无所有。比一开始就一无所有更让人害怕的是,下一秒可能立马一无所有。
所以,当另一个药贩子张长林提出给程勇一些钱让他收手时,程勇答应了。他不去关注患者的死活,自己做起了小本生意,并且还越来越好。
这样的他,可恶吗?可当我听到他在吃火锅时的那句“我上有老下有小”时,我分明感觉到自己内心原谅着他。
后来,吕受益死了。
“死亡”向来是一件撼动人心的事。吕受益的死,也确确实实击中了程勇的心,或许也是在那一刻,程勇才更深刻的理解了患者口中的那句:“吃不起药,就只能等死。”

于是重走走私之路,这一次程勇再也没有了赚钱的想法,他只是单纯的想救那些病人。

可是,事实无法总是无法改变,“走私“终归是不被允许的,再加上国际以及国内部分商人的内外夹击,程勇只能夹缝救人。
而这一次,或许程勇自己也有了背水一战的感觉,他同意了前妻的做法,让前妻带走了儿子,机场分别那一幕场景简单,台词很少,可却让我落下泪来。
事情败露,审判、入狱,量刑的时候也是法理兼顾,这些皆是意料之中。泪点却留在了程勇去监狱的过程中,先是那句“告诉小澍,他爸爸不是坏人。”以及路途中白血病患者纷纷摘下口罩的样子,泣不成声。

真实改编最为致命  药侠陆勇 电影取材于2015年的真实事例——陆勇事件。
陆勇曾是江苏无锡的一家纺织品出口企业的老板,可是2002年8月,他被确诊患上慢粒白血病。在寻找合适的骨髓期间,他需要高价购买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来续命。
2004年6月,陆勇得知印度仿制“格列卫”抗癌药,开始服用,并在病友群里分享了这一消息。随后,很多病友让陆勇帮忙购买此药。
2014年,为方便给印度汇款,陆勇从网上买了3张信用卡,并将其中一张卡交给印度公司作为收款账户,另外两张因无法激活,被他丢弃。
因为在网上买卡,让警方注意到了陆勇。2013年11月23日,陆勇被湖南沅江市公安局逮捕,2014年3月19日执行取保候审。2014年7月,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随后陆勇取保候审。
2015年1月10日晚,陆勇在机场再次被警方控制。而后,检察院向沅江市人民法院撤回起诉,认为其行为不构成犯罪。
陆勇的被捕与获释引发了诸多对于高价“救命药”与因病致贫的讨论,“药侠”的标签被附着在陆勇身上,他一度被慢粒白血病病友视为救命恩人。
陆勇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自己并没有犯罪,也不是“药侠”,他只是一个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
 原来生活与故事不过如此距离。 
影片要是深挖必定还有许多值得回味的地方,比方说那个让我忍不住在影院小声咒骂的瑞士药企的中国代理,比方说那个在法与理中纠结的警官曹彬,比方说那个在众人沉默时起身的老奶奶说的话……
“有钱的人用钱换命,没钱的人只能等死。”
这句话,我听身边的人也有说过,可是,如果真的所有病痛都能因为金钱而消失,那就好了。
所以,每日醒来都要感谢世界,让自己又看到了新一天的太阳。
生命有限,尽情打扮,尽情开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