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早以前看了《撒玛丽亚女孩》,一直不能理解导演的逻辑。关于所谓的性爱救赎,没有概念。但是后来很喜欢《空房间》这部电影,对于男主人公隐身的本事印象深刻。最喜欢的一个情节,是女主人公独自回到曾经去过的一户人家,之前当然是趁户主不在的时候与男主人公一起去的;然而两个人终于分开了,再回到的那栋房子,已经又是别人温暖安静的家:小小的青石地板的院子,瓦缸清水里橘红色的鲤鱼,木头屋檐下一排干干净净的泡菜坛子,客厅正对着院子放了张双人的沙发,娴静清凉的夏日午后,有热茶和几盆普通花草作伴。

女主人公就这样旁若无人地回到别人的房子,默默走向沙发,一言不发地趟到上面,重温一场窃取得来的美梦,就好像院子里收拾花草的房主没在现场。房主诧异地看着这个陌生女人不敲门也不打招呼的进入到自己的家里,躺到沙发上开始午睡;但是终于没有吱声,笑了笑就继续侍弄花草。不一会儿,房子的女主人也回来了,发现有个陌生女人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刚要张口问丈夫原因,丈夫示意她不要出声惊扰,她便随丈夫一起侍弄起院子来。这对年轻的夫妇安安静静的作着家务,一直到女主人公睡醒。女主人公也没有一句感谢,临别时深深鞠了一躬,默默离开了。

我喜欢这个情节里面那对夫妇的通达和体恤。金基德的影片里尽是这样的人,不管是有一只小小的马达的渔夫,还是锁在冷漠的中产阶级生活里的少妇,所需要的幸福都微小到可怜,你只想不通如何就难以达到,只想不通为什么生活就偏偏把他们逼迫到了那样的出口。当故事的矛盾最终得以解决时,一切都有点惊心动魄的味道。《坏小子》里的那个镜头:最终证实了女主人公已经爱上黑色世界的男主人公,那个一直在镜子后面默默观看的男人,点亮了手里的打火机,现出原形。简直让人崩溃。如何从人间沦落到地狱,其实被那个沉默的人全程观看。以为那片镜子是见证自己剧痛的满身伤痕,却原来是两个可怜人彼此映照。整个故事仿佛是不堕落不足以互相理解的爱情,只有全部知道对方如何步入不堪的世界的旅程才能产生的同理心,只有完全了解对方如何为卑微的愿望付出巨大代价的痛苦才能产生的怜惜,互相成全的关系,彼此依偎行走在黑暗的世界里,给与另一个人被认同的资格。皮条客和妓女的爱情,旁人又如何得知他们走过怎样的屈辱到达彼此的面前。无数人都觉得这部片子是男权思想的作品,关于任何女人都是天生的妓女的表达,我只认为这是关于命运如何偶然陷落的悲剧。万劫不复。命运最残酷的愚弄,和最慈悲的拯救,都是将他们带到一起。

不过呢,最近的那部《时间》,真的是金基德的作品吗?看完以后,实在不知道了解了什么呀。关于身体识别与灵魂认同,整容当然也可以引出好故事。不过,女主人公四处辨认男友的戏份,是不是搞笑了点?甚至于两个人发生完关系了才知道自己认错了人,真是,导演想要我哭还是笑呢?看着女主人公到后面已经精神崩溃,真是有点无语。

其实看《漂流欲室》的时候也有点郁闷,最后女主人公自残的情节真是有点看不下去,让人想起来中国古代对女人的宫刑。不管怎样,女主人公的扮相让我印象很深刻。尤其是男主人公自杀失败的时候。女人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水面出现,飘过男人的面前,表情怨怼,黑色的长发,眉头的浓妆使得演员的表情永远都那么阴郁暗沉。还有她把人拉下水后从水底浮出的镜头,鬼气森森的。片尾那种与爱人一起漂流到无人岛的念头,倒是很符合金基德片子中寂寞无助的幻想。那片水域无遮无拦,不提供任何保护,随时被发现,随时被驱逐,随时继续漂流。

我不喜欢金基德呈现的那个边缘世界,太多无望的沉沦。有句话说,其实做人悲观比较容易,乐观才比较难。因为从长远来看,我们都是要死的,这就是我们悲观的理由,但是乐观的理由是需要找寻的。其实,在金基德强力的影像表达之中,仍然可以寻找到一些温暖的人性关怀光芒。但愿这光芒永远不会黯淡下去。如果要关注需要拯救的人,首先就需要给他们目光。

说起来,《空房间》里的男主角在熙Jae
Hee最近主演了《魔女柔熙》,呵呵,当然很帅。不过在电影里稍微更帅一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