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前:楚门的世界作为一部经典老片,现在才看着实惭愧,在楚门打开最后一道大门的时候,观众不停的欢呼雀跃,在欢呼的背后,我却看到了一丝悲凉的色彩,两位孪生老奶奶的眼泪为谁而流?楚门吗?不是吧,也许是为这个悲凉的世界和空虚的灵魂。

作为一个学新闻传播的学生,看完这个片子感触良多,想到勒庞的《乌合之众》,想到尼尔波兹曼的《娱乐至死》,想到麦克卢汉的《理解媒介》,但是最让我震惊的,则是片尾无数观众的欢呼,观众在看到楚门选择打开那一扇门离开这个“虚伪的世界”的时候,他们眼里含着泪水,仿佛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谎言也得到了救赎。但是换过头来,他们知道只是一个SHOW,只是一场表演的情况下,这个眼泪到底为谁而流,感觉却成了一个最大的讽刺。

李普曼在《舆论学》中曾经提出“脑内现实”和“身外世界”两个概念,之所以叫脑内现实,是因为受众在使用媒介的时候往往以脑内想象中的那个所谓的“世界”作为真正的现实,而身外世界这个词却显得无比陌生。电影中的电视制作人在最后对楚门说,外面的世界更虚伪、里面的谎言更残酷。而楚门认为并不是,甚至我们可以认为,楚门更信任他脑内“自由”的存在。那么这个世界真的有自由吗?并且,这个世界真的有楚门所在的“海景小岛”吗?这只不过是媒介给人们的想象罢了。

观众在看SHOW的时候在感受那个乌托邦世界,楚门在听到那个男人所言的“斐济”时,也受到了感染,这就是脑内真实啊,就像一个怪圈一样,人们选择接受了那个自己愿意接受的“事实”,并且信仰这个“真实”,那么在电影中观众的呼声和泪水仿佛也有了着落,人们哭泣于现实,哭泣于接受,哭泣于改变。电影其实通过滑稽的广告、滑稽的语言动作也在告诉我们,接受这个滑稽的脑内现实吧。

反思现代,在真人秀不断出现的今天,我们青睐于真人秀中人物所表现的真,甚至在明星出现负面新闻的时候,粉丝们会崩溃于明星的所为,那么这个“真”就是人们所接受的现实了,“我们的XX多么努力,看他在节目里的表现就知道了”……还有更多滑稽的语言充斥网络,到底是观众娱乐了明星?还是明星娱乐了观众呢?

人们在无数自省的活动中认识我到底是谁,在真我和表我的循环中寻找自身发展的真理,粉丝也只不过是在电视中、明星中寻找自我罢了,那种承认感、那种安全感是自我救赎的最佳方式,楚门的存在是把这个过程外化了出来,楚门也许正是每个人寻找自我的一个外化存在,不断寻找自我,不断救赎自我的过程。这一切被电影染上了一种悲剧的色彩。

但我们也要知道,也许楚门不离开那个“世界”,也不意味着那是一种挫败,那只不过人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IRENA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