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现实的荒诞无稽、后现代的戏谑夸张、极尽癫狂的搞笑情节、生动讨喜的奇葩人物、值得深思的讽刺寓言。《健忘村》是一部多义性电影,不同的人从中看到不同的东西。影片与《驴得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做到了幽默里有叹息、喜感里含悲伤、荒诞中见反讽;所不同的是,参演者更大牌,星光更璀璨。舒淇、王千源、张孝全、杨祐宁等玩转黑色幽默,且彼此间产生特别的化学反应,演绎令人捧腹的荒唐奇事。
影片的概念十分特别,用喜剧方式处理“全村健忘”这个奇幻故事。片子将背景放在清末民初,极尽癫狂搞笑之能事,多少给人一点迷幻主义色彩。整个影片节奏快速,每个段落的过渡都自然流畅,情节转换上更是一波三折。故事的前奏通过干净利落的叙事,把想说的和想说又不能说的,全都交代的一目了然。遗世独立的神秘村落,构成了一个小社会。修筑铁路消息的传来,打破了这里的平静。黑心豪强石员外勾结土匪一片云,企图夺取土地来牟利,构成强敌环视的“外患”;村花秋蓉丈夫暴亡的不解命案,老丁村长作威作福的发号施令,造成村民人心浮动的“内忧”。云游道人富贵的到来,则彻底改变了村庄的命运。
片中的山村名唤“裕旺”,这显然是“欲望”的谐音。这个村庄看似民心淳朴的世外桃源,实为欲望深潜的秘密花园,而密闭环境下一旦出现某种变动,人性的多变与阴暗得到了充分的曝光与展现。道士富贵恰似闯入者,其作用便是制造虚假。他以帮助村民忘掉烦恼为名,动用神器“忘忧”来改写他们的记忆,当上村长来指挥挖宝行动。于是裕旺村变成健忘村,男人以甲乙丙丁来编号,女人用一二三四来命名,村民们都不知自己是谁,曾经干过什么。道士操控下的小村群像图,,每一个脸谱都那么栩栩如生,他们一个个宛如软骨犬儒,可恨可怜又可爱,都在显示着人性中的贪欲。
接下来故事进入高潮段落。秋蓉借助“忘忧”找回自我记忆。一片云率领土匪向村庄发起进攻。其结果是土匪与道士两败俱伤,一片云落败而死,富贵也丧失对村庄的控制权。秋蓉居然成为最终的得利者。当上大权在握的女村长,成为“忘忧”的新主人,把裕旺村打造成心中理想的世外桃源。而秋蓉与三个男人的情感纠葛是推动剧情发展的中心线索。先是受人先是成为道士富贵的枕边配偶,又是旧情人丁远的出现,成为唤醒记忆的诱因,再借助万力对自己的爱慕而出手相助,上位成为女村长。舒淇在戏中时而扮丑搞笑,时而愁苦满面,尽显角色在失恋与失忆中的两种状态。
尽管影片充满隐喻色彩,但其主旨并不是来伤人的,而是来逗人的。那不落俗套的笑点,充斥在精彩巧妙的剧情中,博人哈哈大笑。女匪首一片云骑着自行车的穿山越水送信的样子,可让人笑得东倒西歪。土匪团伙唱着B-BOX和阿卡贝拉发起进攻的情形,显得非常无厘头。村庄的一干男女说着滑稽的南腔北调,言语冲突不断,产生大量的黑色幽默。结尾阶段众多村民用玉米粉迎击土匪的段落,更是显得趣味盎然。
《健忘村》能回归到喜剧的本质表达讽刺意义上,而不是一味地把笑料堆砌起来,凭这一点,它就已经超出当下国产喜剧很多很多。再有,能让讽刺喜剧这一题材重新回归到大众视野中,这对中国喜剧乃至中国电影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能在春节档期出现这样有营养、有内涵、有福利、有深度的四有喜剧,的确影迷之幸。可是相比其他几部贺岁喜剧,本片的拍片实在有些过低。而市场需要给这样的佳作以信心,让更多的人看到,中国喜剧并非只有花里胡哨的嬉皮化快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