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时候爱上一部电影总是共情作祟,我们或多或少在影片中看到了零碎的自己和相似的生活,砰,化学效应升起蘑菇云,而我们像是吃下迷幻蘑菇产生幻觉:屏幕里的那个人不就是我么?看完贾樟柯的《小武》,我也算是中了一枪了。
整个影片讲述了小武被友情、爱情和亲情一个一个相继抛弃的故事。这梗概一听也太悲伤了吧,不过导演在影片中并没有表达任何作为旁观者的主观情绪,只是充当一个单纯的记录者,但越是这样,人啊,也越憋的难受。小武,性格内向不擅长表达或宣泄情绪,只有在喝了两口酒的时候才会说出一些藏在心里的话,影片中仅有的几次情感的外露却也是淡淡的,让人看的时候情绪就算是闷了一锅也发泄不出,堵得满满的但却觉得空荡荡。
不仅是不擅长表达,其实,小武更是个不知道如何生活的人。他是一个“手艺人”,以偷窃为生。曾经的曾经,他和偷友小勇整日一起生活混日子。然而改革春风吹大地,小勇趁着这阵风,脱离这个不光彩的行业做起了烟草买卖,赚了大钱,当上大企业家,娶上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小勇算是洗白白了,自然,看不上依然呆在原地躲在暗处的小武。不堪回首的过去,小武就是原来的自己,谁不想和黑历史一刀两断。小武明白小勇的心思,但他没法儿接受。他是个在变化面前措手不及的人。他适应不了改变也不想改变。在他单纯的心思里,一切就该按照老样子走下去才对,天长地久,才好。在早些时候艰难的年代做了小偷,而时间赶着路来到九十年代,这是中国变革的年代,一切都随着经济建设的大齿轮飞快发展。小勇顺应了这样的变化,做起了买卖。而小勇,却依然维持原样。他是真的不知所措了。不但是时代的变化,也是周围的一切包括小勇的变化。被自己珍视的朋友当做避犹不及的羞耻。曾经两人都呵护的友情被单方面毫不犹豫地弃之不惜。在小武心里别人怎么样都没什么,但小勇是不一样的。他知道原因所以更伤心,以前一起刻在墙壁上名字都还清晰可见,人却变得快要不认识了。小武不甘心,不请自来的带着礼金在婚礼前一晚去了小勇家。可两人相对也只是抽着烟默默无言,免不了尴尬的气氛和最后的背道而驰。礼金最后还是被小勇请人退回来了,说他的钱不干净。这句话,简直是在小武心上用力地开一枪啊。他知道自己做的是苟且的营生,活得不光彩,为着心底尚存的羞耻心他偷了包必还证件。骗骗自己还是个好人,给自己一点勉勉强强的尊严。谁都一样,靠着尊严才能好好地站在土地上,走在人群中。这点十分没底气的尊严被小勇无情打破,小武,软了。
软软的小武去歌厅消遣,没成想遇见了他的爱情—梅梅。梅梅是歌厅的陪唱小姐。小武花钱请梅梅唱歌,陪她打电话,请她做头发。在梅梅面前,小武找到了一些尊严,尽管使用钱和谎言带来的。面对爱情,小武像个孩子一般羞涩和无措,小心翼翼又满足。当梅梅生病,小武来看望她,又因为她肚子痛,走很远的路给她买了一个热水袋装满热水,递给她。梅梅也许就是在这一刻爱上了小武。所以才会在他面前流泪。谁都可以见证彼此的笑容,但眼泪只和亲密的人分享。爱情的发生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没有人知道它在哪一刻形成,但在在每一次温情的陪伴中加深。小武和梅梅有一段快乐的时光,纯粹的爱情带来的欢愉。我想他们能相爱,大半也因为他们都是在对方那找到了尊严。梅梅从小就有个明星梦,却只沦落到在小县城的小歌厅里当个陪唱小姐。她瞧不起这样的自己这样的生活。在这样的时候,连自己都不爱自己的时候,小武出现了,带着真诚的爱意和尊重。女人在这种时候真的很难拒绝。但是,古语有云:好景不长在,好花不常开。梅梅这花,开别处去了。就在小武买了一枚金戒指打算送给梅梅的那天,梅梅悄无声息地跟一个大款走了。小武捂着胸口,又一次软了。
回家时他将金戒指给了母亲,可是却又被母亲默默给了二哥的结婚对象。小武发现后很不愿意,想要回,却被父亲拿着棍子赶出家门。他的心唯一的去处只剩没有给他留下只言片语的梅梅,腰间的BP机是他残存的奢望,等着梅梅的一个交待。也是没想到不仅香水有毒,奢望,也有毒。作案连续四年没失手的小武因为BP机突然响起被抓个现行,带进了一个不伦不类的警局。
在警局,小武看着电视上自己被抓的新闻,被采访的群众都纷纷对小武的偷窃行径表示了不屑和鄙视。喂,群众里面那个谁你不是小武的徒弟么?而BP机响的是梅梅给他发的最后一条讯息:万事如意。
 
最后的场景是小武被临时拷在大街上,引起了路人的围观,而这时候小武已经蹲下身子把头深深地埋进膝盖。仿佛要软到尘埃里去了。这时候摄影机被有意识地隐藏,围观群众的各色眼光赤裸裸地呈现在屏幕上。我被迫承受着这些打量,不安又尴尬。我好像小武,站不起来,给不出任何的交代。

你要去哪里呢,一无所有的小武,你能去哪里呢,心灰意冷的小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