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4008网站 ,作者:寒鲲
链接:
来源:知乎

使用一个经典人物IP是有隐形“成本”的,这个“成本”就是一个民族固有的整体记忆,甚至整体历史观,无论是试图颠覆还是巩固某个人物IP形象,都需要付出与此人知名度相当的叙事能力方能获得“服众”的效果,并由此成为一个全新的文学经典,而一旦颠覆过分、逾越底线就要做足受到千万人唾骂的心理准备。比如,你可以变着花儿改写孙悟空是如何“求神问卜不如自己做主”(大话西游、悟空传、七龙珠),也绝不能把孙悟空描绘成一个可以被玉皇大帝彻底招安了的人物(水浒式西游),因为那样就是对这个经典IP的精神阉割。当一个真实存在的经典人物IP在历史长河之中,已然是“典故”、“成语”、“精神”一般的存在之后,该IP已然融入到该民族基本道德叙事之中,成为“忠勤”或“奸滑”、“磊落”或“厚黑”的代名词。这又比文学虚构的经典人物,多了一分真实性的加持,而更加不能轻易颠覆。而且,一个人物越是在其生前就符合某种道德印象,便会在身后越发夸张得符合某种道德印象,善得越善,恶得越恶。【准备“莎宣”模式】像葛公与狼顾这对儿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却常常拿来做违和对照组的伪CP,无论其生前行事,还是身后留名,葛公都是一等一的忠勤任事、志向坚定、公允严明、能力高超,狼顾都是一等一的厚黑能干、背信弃义、私心满腹,这是千八百年来的盖棺定论。在三国以来历代的评价体系中,葛公都是和周公、孔圣、史圣、关圣、诗圣、岳王爷、文天祥公、于谦公放在一起的人品爆棚级人物,甚至都是在武庙里从不缺席的能力爆棚级人物,无论君主、贤臣、文人、名将、百姓都对其有不同维度的欣赏与敬佩。【开启“莎宣”模式】反观司马狼顾,即便抛开封建色彩浓厚的“忠”字不谈。篡夺挚友曹丕之家业并辜负两朝明君之信赖,是为“无义”;借着蒋济的牵线劝降曹爽而后杀之,是无“无信”;子孙不知孝悌之道而满口孝道满腹权谋,是为“无教”;手握优势资源主场作战而龟缩不战,是为“无能”。就这么一个无义、无信、无教、无能,却只知凭借腹黑与隐忍去把心机都用在窝里斗上的司马狼顾,居然能被该剧拿来女装公然诵读《出师表》,往轻了说是高度违和,往重了说就是“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碗就骂娘”,消费历史人物IP,而毫无一点点敬重之心!这种演绎,就像演绎李广利在朝堂之上脱了裤子朗读《报任安书》气死太史公,就像演绎秦桧在风波亭穿个金人服饰朗读《满江红》气死岳王爷,不是剧组最终表现出来的想象力过于贫乏低俗,就是剧组最终表现出来的历史观歪邪腹黑到了极致,非蠢既毒。按照知识产权法的学理逻辑,一个经典历史人物的IP,虽然可以被全社会所公有,且任由一个作者去毫无物质成本的取用。但,“公共领域”之中的精神财富之使用,尤需符合“公共利益”之所在,而不能由着阴暗心理肆意改编。【“莎宣”模式暴走】葛公与《出师表》为千八百年来中华民族所经久传唱,是代代士人所共同诵读的民族精气神之一,说是如今中国社会的公共利益,亦不为过。具言之,葛公身上的“知其不可而为之”,是支撑着我们民族在多次历史危机中转危为安的基本信念,是我们民族最基本的历史情怀,是不容戏谑的底线。是,我不否认你司马狼顾的厚黑学人设有多么迎合市场心理,更不否认扮演者的好大叔人设有多么受到市场欢迎,但再怎么有市场,也不能踩着葛公大张其道,更不能为了主演人设而牺牲角色深度。优秀的文艺作品,最好是既能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场上受到欢迎。要坚守文艺的审美理想、保持文艺的独立价值,合理设置反映市场接受程度的发行量、收视率、点击率、票房收入等量化指标,既不能忽视和否定这些指标,又不能把这些指标绝对化,被市场牵着鼻子走。——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孔圣、史圣、葛公、岳王、文相等人物之所以人格魅力爆棚,原因便在这句“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理想主义上。拿一个个人污点满身、家族引发三百年乱世的人,去戏谑葛公,是不礼不敬甚至不诚不善的,这不仅仅是对葛公一人的不敬,更是对历史公论与民族精神的大不敬,其心可诛。钱穆先生在其名著《国史大纲》的序言里有言:1.当信任何一国之国民,尤其是自称知识在水平线以上之国民,对其本国已往历史,应该略有所知。2.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隨一种对其本国已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3.所谓对其本国历史有一种温情与敬意者,至少不会对其本国已往历史抱一种偏激的虚无主义,亦不会感到现在我们是站在已往历史最高之顶点。4.当信每一国家必待其国民备具上列诸条件者比数渐多,其国家乃再有向前发展之希望。如果我们的影视市场,都充斥着如《黑化莲花之大洗白司马懿》之类的三观歪邪、戏谑历史却又看似精良、自称正剧的神剧,过分漂白了的“厚黑权诈”踩着“鞠躬尽瘁”大行其道,我们的国家还有向前发展之希望么?好的文艺作品就应该像蓝天上的阳光、春季里的清风一样,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扫除颓废萎靡之风,要用栩栩如生的作品形象告诉人们什么是应该肯定和赞扬,什么是必须反对和否定。
——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质言之,司马懿确实是三国权谋的佼佼者,捧宣就必须走彻彻底底的“厚黑权谋、逻辑至上”路线,任何试图通过贬低对手、队友的低幼逻辑,来抬高贵宣的演绎,都是不明智的,而那些既吹腹黑、又吹人品的黑化白莲花路数,就更是人家明明已经当了“婊子”还要给人家立个“牌坊”的莫名谄媚烂把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