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有多久没有看到长头发的徐铮了?
这个开头有些戏谑,但这部电影所要表达的就没有这么轻松了。这个题材能搬上银幕被大家看到,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绝处逢生

一个已经失去妻子,即将失去父亲,儿子;一个疾病缠身,即将离开妻儿,两个不同病但相怜的男人因为有药有病而连接在了一起,我不是药神,但我能打通渠道搞到药。

风生水起

任何事业的成长成熟都离不开“身怀绝技”的初创成员。

勇哥和老吕就是上文提到的那两个男人,也就是这个故事的第一个细胞。

思慧 总群头儿,有人脉,号召力强。打通分销渠道。

牧师 英语一级棒,足以应对越洋电话的考验,达成协议。

小黄毛/浩子
知道他名字是在他最后的时光。他与“母细胞”属于不打不相识。剧中很多体力劳动都是他完成的。用一句广告语,他总是说的很少,做的很好。即使他的身高,体型都不占优势,即使他也是个白血病人。

分道扬镳

也许一切从一开始就已注定。勇哥和其他人分属两个阵营——为钱,为命。为钱可以随时收手,为命,就没那么简单了。尤其是为了自己所爱的人。思慧的出场很惊艳,勇哥惊讶问她也是个白血病人?老吕回答,她不是,她女儿是。真是猜不中开头也没猜中结尾。一句话:母爱真真儿的伟大。

在一次“医疗事故”中,大家找到了真假药。骗子在台上口若悬河,托儿在台下不遗余力。他们唾弃离开,唯有牧师一人勇敢站到台上揭露骗局,为信众讨回公道阻止他人再步后尘。被年轻力壮的保安们捉住并准备扔出去时还不忘苦口婆心的劝说。真假药贩子与假药贩子的大战由此展开。真骗子溜了,他们做笔录了。人生几大铁,他们算有一个了。

既然大家都是合伙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关系都这份儿上了。当出现张长林这个搅屎棍时,和大家说明情况再做定夺不失是一个明智之举。浩子第一次有了长时间的往来对话,他的心很诚,但不善言语表达,只能用激烈的动作表达心中的愤懑与无望。

重操旧业

再次把大家齐聚一堂,是在老吕的葬礼上。奇迹并没有因为倾家荡产,孩子年幼而出现。这仿佛是一个契机,不灭于心中的热忱喷涌而出,顶开了一直积压在心中瞻前顾后的大石。勇哥觉得,应该为这些未曾谋面的人做些什么。千千万万个白血病人的背后是千百万个家庭。老吕的悲剧不能再出现了。但噩耗也接二连三纷至沓来,货源成了最大的问题。勇哥最后孤注一掷了——他同意孩子移民。这意味着,某段说不清时间节点,他放弃了孩子的抚养权和探视权。

无问西东

纸是保不住火的。相信,被抓与审判时,他内心是平静的。他只是很焦虑同伴也被抓了,他只是很焦虑,没有他这个假药贩子,那些等药救命的病人怎么办。
在去监狱服刑的路上,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白血病人,也是第一次看清楚这么多张面庞。当看到老吕和浩子时,他的内心激动且平静,这一切都化成两个字——值得!

法不容情但亦可以法外施恩。结尾,没有看到合伙人也没有看到白血病人来接他。我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短短3年而已,一切就这么过去了?但,这也许是对勇哥最好的回答——我们不再需要你了。勇哥要的不是人们铭记而是遗忘,因为这代表人们对于过去苦难的遗忘。就像一开始那些,既不能挂也不能丢的锦旗一样。他本不需要这些。他追求的是听从心灵深处溢出的不懊悔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

虽然生命是无价的,但保住生命也不能索要天价。生命不是一个关卡而是一场马拉松,后面还有很多路要走。他不是药神,却是一味济世救患的药引,在一系列组合治理帮扶的举措后,越来越多的人看的了病,看得起病。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青冰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